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长洲区最近新闻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我的扶贫情愫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15 05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呱呱落地时,母亲缺奶,邱妈把我喂得白白胖胖;蹒跚学步时,父亲下放,村里邻舍总送点米菜杂什。自幼百家扶,深嵌感恩心。

白衣翩翩恰少年。大学实习在山区执教。偶送学生返家,见破屋凄凉,家徒四壁,心有触动,从口袋里掏出了5元,自然,吃了半月咸菜,却也乐在其中。那孩子后来有出息,上了交大,如今年过半百的他成了爱心慈善家,“滴水恩涌泉报”是他的口头禅。那时起,这份情愫也在我心中萌了芽,“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,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”成了常哼的歌。

儿子未满周岁,受命挂职扶贫,在一个叫保卫的村子,每天走村入户。与村民聊天,从听“哑语”到能用点方言,心与心的距离便近了,间或跑市上县,两部载重二八自行车散了架。寒来暑往,两年惜别,村里有了新修的乡级公路,整齐的校舍,翻修的小水库,还有茂盛的花生园,心中生出些不舍,村民送至村头,车上的我也不由自主地频频回眺。数年后返村,有位大爷抱着我叫“阿力书记”,泪眼蒙?。30年过去,还有位村民进城送来了带泥的花生,见到他,我口里馋起了立夏和过年时老乡们自制的粉蒸肉。

南昌有个“1168”爱心基金会,因首批资助1168名贫困学子得名。初始,干新闻的我是宣传者,而后兼了秘书长,一干五年多,竟有数千名学子得助毕业,不少还上了大学,读了硕士。有位叫李玉川的残疾女学生,凭毅力读完了中央美院硕士,数次用作品拍卖回捐,她如今执教高校,常在电话里给“叔叔”说那时的心情。有对上了大学的姐弟,12年后找到我,还捎来了乡下母亲自榨的花生油。峥嵘岁月稠,看着很阳光的他们,当年那个衬衣缺扣的姐姐,流着鼻涕的弟弟又会回到脑中。许多年过去了,很怀念“1168”,很欣慰在那个集体里待过。

脱贫攻坚伊始,正逢枫林村脱贫收官。这时的我,已是小分队队长。那个村太大,太分散,仅仅数月,我们完成了最后的工程,几座小型电站。当村里响起电机的泵声,自来水流进最后几户,村民喜极而跪,这个镜头永远定格在我脑中,让我欣慰,更感自豪。

又是数载,有了“一对一”,扶贫从“面”过渡到“点”,更加精准了。东源村,藏在南昌后花园山坳中。我们去时,这里依山建起了月亮湾山体公园,游人如织。我对口的“伴”叫刘峰。夫妻一哑一傻,家有二老二小六口人。刘峰打的竹椅手艺一流,这几年被我大量代销了。如今,一个孩子已工作,夫妻做清洁、编竹椅,不亦乐乎。去了多少次记不清了,即便路过,也会不由自主地绕进村里。每次去,老人都会从内屋拿出好烟,尽管有点霉,味道却挺好,那是来了贵客才抽的烟。去年春节,文艺轻骑兵进村演出,我赶过去,已经脱贫的刘峰一家也在现场乐呵呵地看着节目。临别,他硬要送我葛粉,说是自己种的。我难以拒绝,感受这一片情依依、意浓浓。

从一个被扶助的孩子,到一名扶贫干部,时光悠悠五十年。从第一次留给学生5元,35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,我一次次品味着那些亲历过的善人善事。

每个地方,每段经历,留下的全是感动,全是悦忆,更多的却是欣慰,是长长的记挂。虽然彼此姓名会随时光淡忘,记忆却会长留,情愫更会长萦心间。

(刘力)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